令他意外的是

2020-07-01 22:19

令他意外的是,此后,中央却出台更多更细致的禁令和要求。受此影响,他们酒店的公款签单已经几乎绝迹。“一是官员们不太愿意来了,有风险;二是各单位的公务接待标准都设得很低,而且报销审核也更严格。像之前那些名称中带有‘鲍鱼’、‘鱼翅’之类的酒店,政府单位根本就没法报销。”

昨日,记者来到这家酒店原址发现,“九乐燕翅鲍”的招牌早已不在,这里换了模样,原先的豪华酒店变身为时尚主题餐厅酒吧。

记者在停车场观察了一圈,虽然奔驰、奥迪等豪车不少,但是,没有车辆贴有政府单位的出入证及特别通行证,仅仅从车辆外观,难以判断停车场内是否有公车停驻。

这位服务员说,禁令出台后,前来酒店消费的领导官员已经非常少见,“也不是完全没有,官员也是人啊,偶尔家人或朋友间的聚餐也是人之常情吧!”

昨天晚上6时许,记者以咨询订餐的名义走访了市区一家大型酒店。位于庐阳区沿河路附近,矗立一座三层楼高的大酒店。酒店门口的停车场约有半个足球场的大小,可容纳近百辆小轿车。记者注意到,即使是在周末这个接待就餐最繁忙的日子,停车场仍有一大半的空车位。

据了解,御盛堂属于合肥市的一个招商项目,于2009年初开始营业。今年年初,由于中央要求严肃整治“会所中的歪风”。合肥市相关部门也对市区公园内的会所、高档餐馆、茶楼进行了清理,包括御盛堂在内的多家公园会所被要求暂停营业。

链接

合肥市去年在元旦、春节、中秋、国庆等重要节点,也先后开展6轮明察暗访,对19个市直部门、22家酒店会所等进行检查,处理党员干部17人。开展对市区公园内餐饮服务场所整治活动,关闭违规经营场所15家。此外,合肥市对市本级公务用车进行甄别核实,随机抽查定点封存情况,清理违规、超标公车976台。

会所

“翅鲍”更名“光盘”失败

此外,长丰县双墩镇敬老院院长陈仁敏用公款请客送礼,双墩镇纪委给予陈仁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,并责令其退回所用公款。(本报记者 李后祥)

这家会馆门口是一大片停车场。不过,此时,停车场却没有一辆轿车。一大群市民正聚集在这里,欢快地跳着广场舞。“原来这个时间,这里可是停满各种各样的豪华轿车!”正在这里跳舞的市民方女士告诉记者,之前,这家会所主营餐饮,一到傍晚,便门庭若市。“不过,这里已经停业一段时间,现在一辆车也没有了。”

在一间闲置的包厢内,摆放着一张直径四五米的圆形餐桌,茶几、牌桌等室内陈设都考究,还有独立的卫生间。该服务员称,这样的大包厢饭店有十几个,以往都是供不应求。不过,从去年开始,受中央禁令的影响,这样的豪华包厢就明显地变冷清了。

不过,该负责人同时坦言,虽然在高端餐饮中的公务消费很少,但是,官员或公务员会接受商务宴请情况仍然存在,只不过,越来越隐蔽。“比如,我有一次遇到一位熟悉领导,应邀来赴我们这里的宴请,不但没有开单位的公车,而且,连宴请方的车子也不坐,是蹭下属的私家车来的。宴请的人见领导来了,以职位相称招呼,也被立即制止了。”

声音

庐阳区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,公园是公共资源,今后将严禁任何与公园公益性及服务游人宗旨相违背的经营行为,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、高档餐馆、茶楼等。那么,停业中的会所今后将作为何种用途?该负责人称,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方案。

“我们早已经在调整经营方向了!”该负责人说,为了能吸引更多普通消费者,他们陆续推出了各种优惠的团购活动。“像以前近2000元一桌的10人餐,现在,我们的团购价格只有1000元左右。”

查访中,记者曾试图推开一间客人正在用餐的包厢。可是,记者刚一靠近,立即就被服务员劝止。“有客人正在用餐!”服务员称,为了防止打扰就餐的客人,酒店对员工有一系列专门的要求,比如,出入的服务员要记得关门,劝止无关人员进入。

公开资料显示,“九乐燕翅鲍”酒店于2011年3月正式开业。整个酒店场地不大,只有9个包厢,没有普通酒店设置的大厅或卡座,内部装饰豪华,走精致高端路线。据知情人士介绍,此前的“九乐燕翅鲍”人均消费高达400元左右,但生意却非常红火。“燕窝、鲍鱼、鱼翅,在中国传统的高档菜肴中,这三种堪称极品,吃上这样高端的美味更是身份的象征和彰显。所以,前些年,酒店吸引了许多高端的客户。”

一些潜伏在公园内的高档茶馆、会所,因为具有一定隐蔽性,一度成为公务消费的“新选择”。在合肥的杏花公园、逍遥津公园等地,也曾设有公园会所。那么,如今的这些会所面临着怎样的情况呢?

记者走进这家餐厅发现,原先的豪华包厢早已没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,一排排精装的卡座。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正伴着优美音乐,在就餐聊天。“餐厅开业才几个月,是比较大众化的消费标准,来消费的也都是年轻人。”该酒店的一位服务员称。

转型

昨晚7时许,记者来到合肥市杏花公园。公园正中临湖的地方有一栋水上别墅,主体部分依水而建,两边是茂密的竹林。这里原名是“合肥御盛堂vip中餐养生会馆”,不过,招牌如今更名为“游客服务中心”。虽然正值晚间用餐高峰期,但这里的大门却关得严严实实,仅一楼有微弱的灯光。记者走近看到,大门上贴着“设计装修、餐饮停业”的告示。

走进酒店大门,几位衣着整洁的服务员立即热情地上前问候。记者佯称要预定一个豪华包厢接待一位“重要的领导”。一位服务员立即会意地笑了起来。“我们的楼上有非常好的大包厢,绝对上档次。”

2013年9月,安徽省纪委通报,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组织163个明察暗访组,开展了4轮专项检查。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19件,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组织处理32人。

6轮明察暗访 合肥处理17人

豪华包厢 已明显变冷清

“本以为,一场风暴过后就一切照旧。现在看来,我们当初的想法是太乐观了。”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档酒店负责人称,对于中央的“八项规定”和各种禁令,包括他在内的许多同行开始都以为那只是暂时性的措施,很难落实。

公款签单几乎绝迹 宴请官员不提官职

从2012年12月开始,中央陆续出台了“八项规定”、“六项禁令”新举措。一年来,“八项规定”对于合肥究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?曾经主打“鱼翅”、“鲍鱼”高端酒店如今是否依然风光?潜伏在公园内的高档会所、茶馆,如今又是什么模样?近日,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。

位于北一环财富广场附近,曾有一家主推鲍鱼、燕窝等名贵菜品的高档酒店“九乐燕翅鲍”。虽然不曾体验甚至亲眼目睹,但是,许多市民对这家酒店的大名都十分熟悉。那么,如今,这家酒店的经营情况如何呢?

停车场内市民跳广场舞

可是,从去年年初开始,受中央“八项规定”、“六项禁令”等新举措影响,“九乐燕翅鲍”的客流开始明显减少。去年3月,该酒店还尝试更名为“光盘餐厅”,迎合中央“厉行勤俭节约”的号召。酒店定位也开始转型,面向大众消费群体,人均消费也由最初的400元左右降为50元左右。然而,此举依然没能改变门庭日趋冷落的局面。至去年年底,“光盘餐厅”宣告退出,新的老板接手,并将酒店改造成一家面向年轻时尚群体的主题餐厅。

酒店